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学院新闻

新时代 新作为 | 小城镇:乡村振兴战略的支点 ——小城镇规划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我院副教授张立谈国家两批403个特色小镇特点

发布日期: 2018-03-21 浏览次数: 404

       “乡村振兴,小城镇建设是一条好路子。”中国规划学会小城镇规划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张立说。2016年特色小镇政策从浙江开始扩散至全国。这年10月,国家公布了首批127个特色小镇,次年8月国家公布了第二批276个特色小镇,它们各具特色、千般模样,总体特点都具有“因地制宜”的鲜明色彩。


特色小镇与特色小城镇有何区别

       张立说,何谓特色小镇?浙江省的模式有其特殊性,浙江的特色小镇并不是行政意义上的建制镇,也非传统意义上的乡集镇,更不是产业园区,而是产业、文化、旅游及服务功能的综合性空间和平台,具有“小空间、大集聚;小平台、大产业;小载体、大创新;小样本、大示范”等特点,是该省探索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新载体,具有空间小,产业精,建设实,体制活,环境美,政策新等六个特点。但浙江模式并不等同于全国模式。
       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指导意见》中界定了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的概念差别。特色小城镇是拥有几十平方公里以上土地和一定人口经济规模、特色产业鲜明的行政建制镇。特色小镇是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如果从这个定义来看,目前国家公布的403个特色小镇,准确的称谓应该是“特色小城镇”。
       张立说,其实不必过于探究特色小镇与特色小城镇在语义间的细微差别,二者在实践中是辩证统一的,其根本目标是促进经济社会的转型升级,促进村镇地区人居环境的切实改善。


403个特色小镇的特征

       两批特色小镇分布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数量最多的浙江省,入选了23个,其次是江苏省、山东省,分别为22个;大部分省份为8—15个。从地形特点上看,分布较为均衡,平原镇、丘陵镇和山区镇各占了约1/3。从区位特点上看,农业地区的镇最多,占到了46%,其次为大城市近郊镇占30%,城市远郊区镇占比最少,为24%。从南北分布上看,大城市近郊的特色小镇在南方要多于北方,而农业小镇则在北方要多于南方。


古北口镇长城

       403个特色小镇在入选前就已经是光环满满。它们获得的国家级省称号达到537项,平均每镇获得国家级称号1.3项。其中248个镇是国家级重点镇,70个镇是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69个镇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48个镇是国家新型城镇化试点镇,30个镇是财政部和住建部建制镇试点示范。


 湖北宜昌龙泉镇青龙村远景美如画

       入选的特色小镇的历史文化传承也有可圈可点之处。216个小镇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226个小镇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可重叠),合计79%的入选特色小镇有一定程度的非物质文化传承。


南阳市西峡县太平镇美如画

       经济发展水平。总体来看,403个镇的平均GDP产出为40亿元。但GDP不是特色小镇评选的标准。建设用地规模、居民收入等都存在很大差异,首批403个特色小镇的特色主要还是体现在特色资源、特色产业和特色风貌上。但大部分入选的特色小镇尚未实现资源、产业、风貌的协调发展,补短板的工作任务依然不轻。
      特色小镇解决居民的就业问题差异较大。从首批特色小镇的就业特征分布来看,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的特色小镇在提供就业岗位方面表现突出。就业规模最大的镇是南宁市横县校椅镇,其拥有国家级星火技术密集建设区,2016年共吸纳就业16.86万个。403个特色小镇平均提供的就业岗位为12823个。特色小镇在就业方面对周边地区的带动作用也比较明显,尤其在长三角地区和西南云贵川地区。可以预见,小城镇——尤其是这些特色小镇,在未来的乡村振兴过程中将起到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特色小镇的建成区面积平均为443公顷,但是呈现出较为明显的两个极端现象,即东部沿海地区的小城镇建成区规模普遍较大,而内陆地区的小镇建成区规模普遍偏小。建成区规模最大的是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沙琅镇,高达8900公顷,最小的为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镇,仅为0.2公顷。403个镇的建成区面积存在一定的地域差异,但人均建设用地面积地域差异不明显。403个镇人均建设用地面积234.7平方米,用地比较粗放。
       从各方面特征来看,403个入选的特色小镇的差异性明显,展现了我国各种类型的小城镇特征。


特色小镇建设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支点

       一段时间以来,各地在推进特色小镇建设方面还存在一些不切实际的做法,比如一哄而上,小镇建设的房地产化等等,没有在供给侧改革方面很好地动脑筋、做扎实。
       两批403个特色小镇的功能类型分布不够均匀,旅游发展型最多,占57.6%以上;其次为历史文化型占比37.2%;民族聚居型最少,占比在10%左右(一个镇的类型可以有多种,可以重叠)。
       特色小镇建设最基本的要求是,要认识和挖掘小镇自身的特色资源和特色定位,走差异化发展道路。张立说,特色小镇至少有民族聚居型、历史文化型、旅游发展型、农业服务型、工业发展型、商贸流通型等,找准定位、因地制宜很重要。
       特色小镇在城镇体系中将起到怎样的作用,与旧有的城镇体系是什么样的关系?固然,特色小镇建设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形势下的产业创新,更是小城镇全面发展的一次重要历史机遇,如同中央领导批示中所说,要“走出一条新型的小城镇之路”。从这一层面上来看,特色小镇建设一方面是促进产业层面的供给侧改革创新,另一方面也是要促进小城镇的全面发展,全面改善我国小城镇建设落后面貌。作为农村的经济中心,特色小镇引领的小城镇全面发展,有助于带动乡村经济的复苏,产业层面的改革可以兼顾乡村农业的优化和二三产业的融入,创造就业机会,大量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以进一步推动就地城镇化。
       中国城镇化在1980~1990年代走的是小城镇自下而上的发展路径。2000年以后为了更有效参与全球竞争,我国走出了一轮“大城市化”的发展道路。1980年代乡镇企业大发展阶段带来了一阵蔓生野长的小城镇建设浪潮,随后,我国的新型城镇化究竟朝什么方向、采取怎样的模式,我国并未探索出一条合适的道路。
       张立说,纵观国家两批特色小镇,小城镇作为链接城乡的节点枢纽,起到上连大中城市、下接农村的中介作用,特色小镇的建设是推动城乡联动的“催化剂”,作为城乡聚落体系的中间环节与过渡地带,特色小镇的建设可推进城乡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催化乡村振兴。
       小城镇是连通国家管治和地方自治的弹性层级,各方面改革均可尝试,可退可进,灵活余地大,且小城镇管理制度的不健全,有进一步重塑的空间。
       他说,在国家和地方的大力支持下,特色小镇建设一定会走出一条新型的小城镇之路,通过小城镇的全面发展带动乡村振兴。

 

来源:同济大学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