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学院新闻

埃森曼教授谈第二数字时代的建筑

发布日期: 2018-03-22 浏览次数: 352

      3月20日下午4:00,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B楼钟庭报告厅内,彼得·埃森曼教授本次中国之行的最后公开活动——讲座及新书签售仪式隆重举行。


       学院副院长李翔宁教授主持讲座。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教授首先向埃森曼教授与夫人戴维森女士到访同济致以最诚挚的欢迎。伍校长说道,埃森曼教授的理论与项目对八十年代进入建筑界的中国学子具有象征式的意义,曾经风靡一时,立为经典。教父般的光环曾令埃森曼教授的理论在大洋彼岸熠熠发光,不乏灼灼之见。如今他再度针对所谓的“第二数字时代”前沿理论向中国同行发表自己的见解。紧接着,院长李振宇教授致欢迎辞,提到数年之前曾在埃森曼教授的讲座上听到他对“建筑英雄”与“建筑明星”的区分。相比于争相涌入中国的建筑明星,埃森曼教授更好奇的是中国本土能否诞生建筑英雄。为了同行间深入的交流,在学院领导的诸番努力下,埃森曼教授对中国大陆的“破冰”之旅终于启航,来访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庞大港湾。

伍江教授致辞

李振宇院长见证活动仪式

       埃森曼教授延续了上周二(3月13日)下午与同济师生的研讨课上已经展开的话题,一方面通过简要回顾自己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求学建筑的历程以及与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曼弗雷多·塔夫里(Manfredo Tafuri)、柯林·罗(Colin Rowe)的交往记忆,来与同学分享“建筑究竟可能是什么”,另一方面再次通过触及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如何开始着迷语言学、后结构主义的过往,来强调一种“能指”与“所指”的松动关系以及一种潜在的“不可确定性”(undecidability)。言至此,埃森曼教授拿起他手中的《现代建筑的形式基础》一书,此书即他在1963年写成的博士论文The Formal Basis of Modern Architecture的中文版,谈及当时建筑理论界的困局与后结构思潮扩散的状况,再次提到了自身写作这篇博士论文时力图回应的普适性、根本性问题。随后,教授讲解关于第二数字时代的话题,提到了从阿尔伯蒂以降的“部分-整体”关系开始,在无所不能的造物状态之下瓦解。关于瓦解到底将会造成什么影响呢?埃森曼教授在言辞起落之间简扼收住话题,给同学留出一片值得琢磨的、宏大且开放的思考空间。

       埃森曼教授其实擅长将轻松的状态揉进理论思辨与实践项目中。他特意挑了一个最近在米兰施工的、非典型“埃森曼”的项目来与同学分享。通过撕掉被崇拜者贴上的标签,而以某种似是而非的方式追求着与他曾经的合作者、哲学家德里达的文字“游戏”(jeu)相仿的状态,埃森曼教授出人意料地颠覆了他的中国听众对他前三十年以来项目的固有印象。再加上教授本人的美国式诙谐,轻松的氛围伴随着零碎、漂浮的术语和言辞符号开始弥散在整个钟庭报告厅,既温暖亦温馨。

埃森曼教授介绍米兰项目

       在问答环节,同学踊跃提出了不少高质量且有挑战性的问题,诸如:“如何看待那些难以令人兴奋的(或曰乏味的)建筑?”;“分体论(Mereology)与类型学会存在什么关系?”;“建筑理论研究与建筑实践可能存在谁先谁后的关系吗?”。埃森曼教授均逐一耐心解答,现场互动气氛甚浓。在随后的签售环节中,同学们热情高涨,教授表示很高兴看到中文版新书能够在学生手中传阅。

埃森曼教授在问答环节

       在欢送晚宴上,埃森曼教授表示,很享受同济师生的提问。他喜欢同济,喜欢中国,当下中国具有的巨大潜力让西方为之刮目相看并被其吸引。让我们共同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埃森曼教授能够再访中国,再次亲身经历这片大地即将发生的改变。

活动现场


供稿:江嘉玮

编辑:胡抒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