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学院新闻

怀念赵汉光先生

发布日期: 2018-05-08 浏览次数: 148


 

                           怀念

                                         赵汉光先生

       赵汉光先生上世纪80年代末离开同济赴美,我是90年代初开始在同济读书,和先生可谓擦肩而过,无缘接受先生的教导。

       2016年到2017年,我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访学。2017年年初,旅居波士顿的赵汉光先生为陈从周先生画了幅肖像,我去看望赵先生,并把肖像带了回来。当时虽未曾与先生谋面,但之前在系里曾听罗小未、赵秀恒等诸位老师提及赵先生的轶事。因此带着十分的好奇心当即给赵先生打了电话。记得先生问了我的情况,爽快地邀请我去他家。之后又联络几次,先生洪亮的嗓音和清晰的思路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似八旬之人。


                  

                             先生与陈从周先生合影

                     先生所作陈从周先生肖像画

90年代先生与罗小未先生等在其波士顿寓所合影


       2017年3月,按照约定我自费城赴波士顿,终于见到了赵汉光先生。他当时和女儿一家住在波士顿城北的公寓里。不知是因我是来自故国的稀客,还是老少忘年相得,原本计划的半小时的拜访竟成了大半日的叙谈。先生给我展示了他来美后近三十年的生活与工作轨迹——从初来美国时因生活拮据而街头作画,到之后的建筑设计与表现;从专业领域与贝聿铭等大师的交流,到因对艺术、音乐的爱好与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演员凯丽·费雪(《星球大战》中莱雅公主的扮演者)的交往。


先生与贝聿铭先生合影


先生与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在波士顿音乐厅后台合影


       当然,先生话语间念念不忘的还是在同济的老同事们,以及当年与冯先生和同事们设计方塔园的往事,特别给我放映了在美国老同学的聚会碟片。先生其时身体仍健朗矍铄,自云还定期游泳锻炼。先生的房间是画室兼卧室,在比人高的画作、书籍和唱片中放着一张小床,可见对艺术的执着追求。


先生在原有同济老校门的基础上加高设计的新校门




先生设计作品表现图欣赏


       和先生在一起的短暂半日在一年多后仍历历在目,不想赵先生却驾鹤西去永远离开了我们。谨以此小文纪念与赵先生的相识。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系主任 张鹏于2018年5月5日)

图片来源:张为诚、赵秀恒、阴佳、张鹏、陈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