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永远优雅的罗先生 | 2015年11月在《罗小未文集》首发式上的致辞(李振宇)

发布日期: 2020-06-14 浏览次数: 10

(编者按)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建筑学会名誉理事长罗小未先生于202068日逝世,享年95岁。为缅怀悼念罗先生,谨刊发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振宇于20151119日在《罗小未文集》首发式上的致辞,缅怀永远优雅的罗先生。

永远优雅的罗先生

——在《罗小未文集》首发式上的致辞

适逢罗小未教授九十华诞,学院师生满心欢喜,迎来了《罗小未文集》的出版。罗小未教授执教六十多年来,桃李满天下,享誉海内外,受到无数老师和学生的尊敬和爱戴。在郑时龄院士的序言里,对罗先生的学术贡献已经有了详细的叙述,读来很受教育。余生也晚,1981年才考入同济大学,其后求学和工作的三十年多中,也有幸经常见到罗先生,直接或间接得到她老人家的指导。今天我谨代表学院,对《罗小未文集》的出版,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对罗先生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我们的罗先生,是崇古厚今的罗先生。大约1982年秋,罗先生从国外回来,在文远楼106作公开讲座;教室里人头攒动,教室玻璃窗外站满了学生。记得罗先生的小标题题有波士顿的提问墨尔本的启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现代主义之后的新的建筑观在影响着同济人,在影响着中国的建筑学人。罗先生尊重历史,师古而不泥古,敏锐地观察时代的变化,是我们学院创新精神的组成部分。一本《近现代建筑史》,教育了多少青年学生;一册《图说》,再版了多少次;她的学术思想,体现了崇古厚今的精神。

我们的罗先生,是严慈相济的罗先生。她的严格,是出名的,我本人就挨过罗先生的批评。记得有一次是本科时候,因为没有听过罗先生的讲课,所以我混到下一级去听罗先生的建筑历史课,结果被罗先生发现了,她说我的课不能随便不听,也不能随便听,要听先在系里面办好手续;我读研究生的时候,个别同学写paper过于散文化,也被罗先生拿出来做反面例子分析,给我们教育很大。罗先生对我们的学术活动非常支持,1984年我们成立学生业余社团青年建筑学会后,她和陈从周先生、喻维国老师、吴光祖老师等对我们关爱有加,借幻灯机,幻灯片给我们,给我们开小灶,不要重修圆明园、应辟为遗址公园 ”的意见就是在他们的直接关心下提出的。

罗先生是名师出高徒的代表。我们尊敬的郑时龄院士是罗先生的入室弟子;我们新当选的常青院士,也是罗先生的博士后学生。在场的伍江副校长,支文军社长,卢永毅教授等等,都是罗先生的高足。这是我们学院的骄傲。

我们的罗先生,是永远优雅的罗先生。我工作以后,多次在教学研究和外事活动中见到罗先生,她给我们的中外来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的德国老师Peter Herrle Peter Bertn结识罗先生后,非常敬佩她的睿智和优雅。2003年,他们通过我坚邀罗先生去德国柏林工大访问。当时罗先生已经78岁了,院系领导是有点顾虑的。但是我们共同努力,终于完成了这次出访。由黄怡老师保驾护航,罗先生在柏林工大作学术报告,Berten教授亲自开车去德骚包豪斯参观,留下一段佳话。以后我每次有机会去看望李德华先生和罗先生,他们总是那样热情、乐观、优雅。2013年,罗先生住院,时间长达一年;我和彭震伟去探视的时候,罗先生躺在病榻上,银发一丝不乱,神情泰若,依然热情开朗,没有一句对病痛的抱怨。这样的从容和优雅,是我们一辈子都要学习的。

敬祝我们的罗先生身体健康,继续关心和教导我们;祝愿罗先生的弟子们继承发扬,不断取得新的成就;我们新老学生应当努力学习,以优异的成绩报答罗先生的培养!

最后,感谢各位嘉宾的光临!

李振宇

20151119


摄影:王伟强等

编辑:肖燊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