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CAUP思享 | 庞嵚:消费时代下的商业与公共空间

发布日期: 2019-01-10 浏览次数: 13





20181112,受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庄宇教授的邀请,贝诺国际建筑设计公司董事,上海公司负责人庞嵚先生在C1报告厅带来了题为《消费时代下的商业与公共空间》讲座。结合公司商业建筑的设计实践经验,针对消费时代下的商业与公共空间做了详细、全面的介绍。



庞嵚先生引用日本某位学者对消费时代的阶段分类,将消费时代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一小部分中产阶级为主,他们享受着丰富的物质所带来的便利;第二阶段是和社会高速发展有关的家庭式消费;第三阶段为基于个人需求的消费;第四阶段四为相互分享和反馈式消费。而中国目前处于阶段一和阶段二之间。

那么在这样的消费背景下当代城市究竟需要怎样的公共空间来满足人们的需求呢?庞嵚先生认为,真正的公共空间应该是一个宽敞的、自由的、大家可以聚到一起的空间。不管我们处于哪个消费阶段,商业都是一个雅俗共赏的空间环境。商业公共空间绝对不是一个炫酷的造型,一个立面材料表现,而是一定要通过良好的公共空间塑造为人们带来更多的共鸣和互动。

首先,我们选取庞嵚先生所介绍的BENOY参与设计的商业综合体项目,并介绍了其中用来塑造优质公共空间的手法。


项目1 :环贸iAPM商场,上海(iapm,Shanghai


位于陕西南路和淮海中路交汇处,与陕西南路地铁站相结合,陕西南路站作为地铁1号线、10号线、12号线三条地铁线的枢纽站,大人流量为这里带来了潜在的巨大商机。上海石库门建筑风格的外墙以及城市绿化空间构成了环贸iAPM商场的特色设计。媒体墙处处可见,交通实现无缝衔接,让这座购物中心充满动感创意和目的感。

环贸iAPM商场为上海的都市建筑和文化氛围锦上添花。环贸iAPM商场由七层零售裙楼构成,作为上海环贸广场的主要特色建筑,设有开阔的屋顶露台,绿化景观以及下沉式花园和冬季花园。访客可通往位于地下层的购物中心和地铁中转站。



项目2:法拉利世界, 阿布扎比亚斯岛(Ferrari WorldIsland de Yas  Abu Dhabi


整个建筑被覆盖在与法拉利红色经典喷漆一致的红色三角形屋顶下,紧邻F1方程式赛道,是世界上最大的室内主题公园。其室内设计结合法拉利车身设计在流线形态、色彩、材料等方面的特征,保持了与主题的一致性。由中间的漏斗形核心筒和周围的圆柱作为主要承重结构,最大程度弱化了室内室外的分界感。



项目3.ION Orchard 新加坡


位于新加坡著名的购物街乌节路, 既构成了新加坡天际线的一部分,也带来独特的购物体验。大楼设计兼顾外形与功能,体现了简约、能效和可持续发展的结合。外立面使用LED技术,强调公共空间,人行通道四通八达,设计上兼具美学和商业可行性。拥有购物中心、休闲空间、画廊、八层高豪华住宅大楼以及位于顶层的360度观景台。设施充足、光影璀璨的ION Orchard为狮城的当代文化注入活力与动感。


项目4.CITY WALK 迪拜


属于迪拜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区域总体规划的一部分:在该区域内构建一个独特的多用途目的地。满足居民和游客的多样化需求,并为海湾地区提供一个充满活力的文化与零售中心。在一期,为City Walk开辟了零售及餐饮场所,将多种概念融入丰富的建筑样式中;在二期,增加了一系列独特的用餐、休闲空间。


项目5 .JOY CITY   


屋顶被打碎,使其与周围杭州市体量相融合。屋顶做了一个红色的运动区域,给常规的商业流线增加了更多的选择。


在简要介绍了众多BENOY商业项目之后,庞嵚先生详细介绍了三个主要项目(杭州运河文化中心、温州万科印象城以及尚悦湾-西街项目),讲述了他们对目前消费时代下的商业和公共空间的探索和经验以及对未来商业趋势的理解。


项目1. 杭州运河文化艺术中心


运河文化艺术中心是大悦城与杭州市拱墅区政府部门双方联手开发和运营的杭州首座街心公园式的文化艺术空间,打造承载区域历史特色并结合现代商业气息的杭城商业文艺新地标。

项目从地标、个性、体验和城市景观等方面进行切入,混合了展览、休憩、集市、运动、文创等多种功能。设计上模糊常规意义上的室内室外界限,半开放式的设计结合了剧场、物馆、教育机构等等功能。

建筑整体以作为基调,大面积使用清水混凝土,显示出最纯粹和本质的美感;使用复合页岩砖、木材、金属网等材质,提供富有年轻感和活力感的文化艺术感受空间,契合都市年轻人精神氧吧的设定。文化艺术中心里网罗了年轻人喜欢的艺术剧演、生活集市、艺术交互装置等活动和功能,满足周边居民文化休闲需求之余,打造杭州首座街心公园式文创空间。

在文脉延续上,该项目也试图保留过去热电厂的一些历史记忆。大烟囱曾经就是杭州莫干山路的地标建筑物,原热电厂的大烟囱保留着杭州这座城市的历史的印记。


项目2. 温州印象城MEGA


根据温州特有的人口分析,这个项目的主打客群是成长中的新一代温州人。他们对品质型空间更有倾向,更喜欢聚会、餐饮等社交空间。此项目对消费者的空间需求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贝诺在这个项目上更多是想打造成一个滨江的立体公园,通过不同层的绿化连接,创造很多缝隙空间,让大家在不同的绿化空间中穿行。整个项目的设计希望成为一个能够延伸外部公共空间的建筑。不仅在地面层,并在二、三层与地下空间进行连接,模糊边界,形成立体城市空间,形成与其他城市空间的差异。

在商业空间组合上,购物中心通过创建几个大型休闲活动空间,如电影院、冰场等在把人流聚集的同时,并进一步提升商业价值。中间的广场周围提供了很多水景、阳台等开放的空间,希望能够增加人们之间的互动,增加商业内部空间的丰富性和趣味性。


温州印象城MEGA除传统商业以外还集合了复合型业态,如空中集市、餐饮露台、休闲广场、戏水广场、城市舞台、运动场馆、影院、总部办公等等。另外加强了商业空间与滨水空间的联系,临水界面成为绿轴公园的延伸,最终成为一个结合水,景观,现代商业和办公相结合的范本。即使是一个30万方的体量,贝诺也希望做到人体尺度,更加安全、自然、有丰富的质感,吸引更多的人去喜欢它。


项目3. 尚悦湾-西街


尚悦湾-西街是整个开发项目里一个独特的商业组成部分。尚悦湾-西街位于浦东新区银城路与即墨路十字路口西北角,成为了联通周边地块商业动线的重要节点。

整个基地大体呈三角形,地块和主要道路的连接面很有限。为了让空间之间有很好的连接性和引导性,贝诺结合地形的高差特点,把B1层商业界面全部打开,使商业价值最大化,而内部则处理为环形的商业动线。

整个商业综合体只有3万多平方米,意味着只能以空间的特殊性以及黏性来吸引人。将公共空间放在建筑内部而非沿街,人们在里面行走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更加舒服,同时以组团的形式设计了不同层面的空间,人们可以在此休息、聚集。

整片船厂地区的开发主题叫做光阴的故事,意味着设计时要找寻一些历史的记忆。地下层店面入口用新的方式再现石库门的形式,用现代材料,完完全全参照石库门的形式,比例再现出来。尽管希望人们是能从中感受到传统的记忆和痕迹的,但是不希望完完全全将一个老城照搬过来。

最后庞嵚先生对贝诺关于商业综合体项目的理想概念进行了总结:近人的尺度(human scale);安全、自然的通风、遮阳设备(safe, natural ventilated, sunshading device); 温暖而可触摸的材质(warm and touchable material);丰富的肌理、面向具有多样性的未来消费者(rich texture, building consensus with various future customers);可到达性,连接性,可视性(walkability, connectivity, visibility); 景观(landscape)


Q&A环节


问题:未来商业趋势是怎样的?

答:未来的购物体验是相互分享,回馈大众的。人们来到这个地方,不仅仅是购物,还可以聚集在这里,会见朋友,聊聊天。当然,作为私人开发商,每个项目都是私人拥有的一种产品。如果仅仅作为一种赚钱的机器的话,这是不够的。当我们处于第三第四阶段的消费时代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它的个性考虑在内。这是我们认为的商业未来的一个趋势。


问题:成都IFS和邻近的太古里相比,为什么会有更好的经济效益?

答:原因在于,人们通常是带有自己的目的性来到这样的商业购物空间。商业综合体可以很容易的满足人们的需求,因为在商业综合体内有很多选择,你可以选择买东西,或者仅仅是坐下来休闲。而太古里是尺度比较小的建筑群,有很多露天的商业街。很多年轻人在此拍照。这些年轻人常常很少买东西,只是拍照。而商业综合体尽管尺度很大,但是它比太古里商业街有更多的选择,在商业经济效益上确实很有利的。


问题:商场中怎样的一个公共空间是有利于人们到这个地方聚集的?

答:

1.方便性。地铁便于到达。

2.新鲜感。商场中的大中庭可以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说每年举行200多个活动,像是圣诞节的圣诞树装饰,一些主题性活动。这意味着你每年甚至每个月来到这个空间,可以经历不同的活动。它能够带来很多新鲜感。

3.选择性。这样的购物中心中有300多个店铺。人们来到这个地方可以看电影,可以吃饭,可以干其他的娱乐活动,而不需要再到其他的地方。人们可以在这里度过一整天的时间。

4.可视性。人们在公共空间里可以看到人的活动,商店内的活动情况。有些中庭空间会有很多柱子支撑,这在结构上会比较合理,但是却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可视性很差,不会诱导人们进店消费购物。

5.丰富的透视性。一个直线性的空间只有一个灭点。人们站在街道一端就可以看全街道,可能就会失去活动的兴趣。商业空间如果做成折线或者曲线的话,会有多个不同的灭点,可以带动人们从一个灭点转向另一个灭点,使人们在空间内活动起来。


问题:在这些项目中,如果你们设计一些开放的公共空间,政府会在其他方面,比如容积率上进行一些补偿吗?

答:这个是没有的。目前中国的规划还没有这么灵活。现在做的这些公共空间,都是在现有的容积率,建筑密度等要求下,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把那些浪费掉的空间搜集起来,做出有意思,好玩的东西。这些完全在于自己的设计,不在于政府对这片区域的规划和限制。我们在夹缝中总是能找到好玩的东西。



讲座内容根据讲座现场整理,未经演讲者审定,解释权归演讲者。

部分图文资料综合自网络,供交流参考。


供稿:李逸男

编辑:张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