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吴志强院士谈《GUIHUA》期刊

发布日期: 2021-09-11 浏览次数: 11


吴志强院士谈《GUIHUA》



主编

寄语







19世纪末掀起了一阵西方世界中的现代文化传播到中国境内的浪潮。如今回望,在中国建立现代化知识体系的任务已经基本实现,但古代文化即中国文化、现代文化即西方文化的思想已在当今世界固化,作为当代中国根本命题的当代中国文化的重要性与意义却被忽视。






如何建立当代中国文化与国际文化的桥梁,传承中国文化并向世界传播当代中国的思想?我希望这一思想能够以《GUIHUA》为枝,在世界范围内树立当代中国规划学科的文化地位。

主编

寄语











观点

总结






当代中国思想是现代的思想,但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西方思想,现代规划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西方规划。《GUIHUA》期刊基于当代中国,基于全球视角,以当代中国规划理论与实践为线,向世界传达现代中国思想,回答中国规划“是什么”的问题。




GUIHUA VOL1 卷首语




主编:吴志强

有几个事实是肯定的:

第一,中国的城镇化的量是全球级的,不管是每一年入城的农民数量,还是整个地域内部的牵动,都是世界级的现象。

第二,全世界从事规划专业的人,都想知道中国城乡空间规划在做什么。

第三,我国在建构国家空间规划体系的过程中,需要让世界规划学界知道我们国家现代化的过程中正在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发展到什么进程。


许多年来我一直想,中国所说的规划和西方说的planning之间有什么差别,除了通常所讲的政治背景、历史文化不一样之外,还有哪些真正的、根植于文化基因中的区别?一直到在河南南阳做规划调研的时候,我想到了,中国的规划,规字是一个“夫”一个“见”构成,即大夫之见;规划的划字,繁体字为“劃”,是一幅画加一把刀构成,在变成简体字“划”的时候,变成了左“戈”右“刀”,缺少了原来中国传统规划中间的诗情画意,取而代之的是法律和管理。这种从汉字本身要义和构词元素中间提取的思维方法,的确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眼界,过去从来不曾如此想过。我们这代人学规划,就一直把规划与planning连接在一起,而几乎所有的规划理念、规划的价值观、规划的技术,以及规划的制度的建构,都是在planning theory,planning practice的框架中,都采用的是英文的思想方法。


实际上,从中华文化的基因来理解今天中国的当代规划,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传统的影子。比方说邻里的构成,我们有家园、传统村落、寺庙、祠堂等概念,这些都是传统中华家族理念中对于生活的组织方式,与现代西方城市里的很多基因是不一样的。这也引导我们再一次审视,为什么我们会有城市、市区和街道三级的管理办法?这实际上是有我们民族传统的文化基因在里面发挥着作用。又比如中国的城市一直有前店后厂的组织模式,而前店又逐渐从农业社会中间的交往空间,逐步发展到了都市交往空间的文化形态,不管是白事还是红事都要到街上去走一圈,这在西方的文化中间,在现代城市规划理论中间,从来就没有人专门安排过承载红白喜事的街道空间。因此很多我们今天的现象,明明是我们生活中间的必然场景,却因为城市规划中间只依照了西方的整体理论框架和知识要点,使得我们产生很多不解或者是空白点。


我们向西方、向世界说明中国城乡规划实践、国土空间规划实践,一定要在杂志封面写上planning吗?我们是否可以直接用中文的拼音字母表达规划?我很认真地进行了思考,假如要向世界讲述中国的规划实践,不如直接把拼音字母GUIHUA放上去,更能够表明这本杂志所承载的历史功能,即向世界说好中国规划的事实和故事。由此,我们工作了两年多时间,给我们的读者献上这本英文名为Urban and Rural Spatial Planning Frontier的期刊,但是我们还是在主题上直接使用中国规划的拼音字母GUIHUA来表达。


这一期,恰逢全国在建构国土空间规划,我们遴选了有着大量实践需求的政策、技术和方法探索创新的好文章,集聚起来呈现给关心中国规划的世界读者。希望大家看到,2020年,中国在城乡规划体制架构过程中间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在这样一个宏大的事件中间,提供不同的视角,呈现斑斓多彩的实践,也让我们记录下来这一段历史。以此,我们献上第一本GUIHUA杂志。


主编:吴志强









问题思考

在明确当代中国规划定位的同时 我们需要了解以下方面的内容:

  1. 当代中国的城市与其中的人民所思所想是怎样的?


  2. 中国的城乡空间目前存在着怎样的问题?在国际视野上看,这些问题是中国独有,还是全球性问题?


  3. 时间维度上,这些问题是古已有之,或是新兴事物?现代的西方人与东方人是否与古代对待问题的看法存在区别?


  4. 当代中国规划的思维逻辑和行动方法是怎样的?其中价值观是否有时间上的传承,是否有全人类的共同体验?


  5. 在对存在问题观察和思考的同时,我们采取了怎样的手段予以应对(规划方法)?